雖然大哥告訴我不用緊張,有事情他會call我,
但是我徹夜難眠阿,沒去看一下,沒辦法心安。

一早,Edison開車載我去搭火車,雖是平日,但每班卻是滿座 =.="。


兩個小時後到了彰化,搭上黑心小黃(三分鐘車程,居然收一百),直奔彰基急診,進門前,不斷告訴自己,不可以哭,老爸不喜歡看到我哭。但看到老爸老媽那一剎那,鼻頭還是小酸一下,還好小姑媽在一旁嘰哩呱啦的問一堆問題,讓我沒有時間流眼淚...

好不容易等到幫老爸作斷層掃描的醫生來,卻仍是:應該是盲腸炎...應該,盲腸炎,一群醫生研究了一整晚,也無法確定嗎??我問著外科醫生,如是盲腸炎,是不是要快點開刀?如果破掉,不是容易變成腹膜炎?講了半天,才知道外科醫生想表達的,因為老爸有慢性腎炎+肝硬化,醫生怕開刀可能會有術後的問題產生,如果家屬有決定要開刀,那他就請開刀的醫生過來跟我們講。

等主刀醫生來,給了兩條路:施以藥物,把發炎情況壓下來 or 開刀。短短的談話過程中,主刀醫師至少接了3通電話,姑且不管是私事 or 公事,給我的感覺都很不好,明明是重要決定,你們也說很重要,但表現出的態度卻是我們決定就好,你們只負責"做"。後來,我決定開刀,畢竟早點把不定時炸彈拿掉比較好,但同時決定轉到表姐夫服務的台中澄清醫院。之前老爸在彰基看了那麼久的醫生,肝硬化卻是表姐夫發現的,光是這樣,就讓我覺得無法信任彰基。

下午轉到了澄清醫院,再作了一次檢查,表姐夫請了一位對於肝硬化患者滿有經驗的吳醫師主刀,直接將老爸送進手術房,採用腹腔透視鏡的方式手術[傷口較小,且可以同時檢查其他器官狀況]。大約五點半,老爸就送至恢復室,六點半就送到病房。一樣的地區醫院,一樣的檢查過程。彰基足足拖了24hr,而澄清就採取速戰速決,雖然彰基花了很多時間在確認,讓後來的澄清醫院較能快速下決定。但是醫師的態度,就讓病人、家屬感受差很多,前者讓病人家屬忐忑不安,後者讓病人家屬安心信任。

在轉院的時候還有一個小插曲,因為要調閱斷層掃描的片子,需要自費2,600元。後來,好心的放射科小姐建議我,不要拿片子,用光碟的方式帶走,這樣只要200元,真是感謝這一位好心的小姐,讓我們節省了2,400元的費用

混亂了一天後,我搭上了阿囉哈回台北,雖然很想留在老爸身邊照顧他,但我知道,我應該要回到工作崗位,努力賺錢,因為,未來的路還很長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maio 的頭像
armaio

- 馜小喵。遺失了一隻貓 -

arma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