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八水災到今天,第十天了。

這十天裡,新聞不斷的重複重複重複,
災區的處境、同胞的眼淚、政府的無能、總統的傲慢。




慢慢的...

男人,得了災後憂鬱症。
而我,得了災後冷默症。

看著新聞,常會看到他莫名紅了眼框。
我懂他的無能為力。
看著新聞,常會覺得我自己沒了知覺。
我也懂我的無能為力。

於是我們距離越來越遠,
他眼裡只剩下災區同胞的喜怒哀樂。

不想去打擾,也不知道我該做些什麼?
就如同他不知道該如何對於南部的同胞做些什麼一樣

於是...

早晨出門前的擁抱,不見了。
每天睡前的手牽手,不見了。
認真做完家事後的摸摸頭,不見了。
每天在他身邊閒晃的我,隱形了。

我變成了一隻隱形貓...

如果說南部災區是個孤島,
而身處在北部的我們,也成了另外一種孤島。

1999年,我記住了九二一
2009年,我記住了八八水災


PS. 不要對我長篇大論的說我該做些什麼,
    如果你懂,你就會知道其實我們什麼都沒辦法作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maio 的頭像
armaio

- 馜小喵。遺失了一隻貓 -

arma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